「小花Blog」2022-07-02 歌舞伎家話

Mari’s Life

Live實況轉播結束了😃
一開始我有點緊張,但真的很開心!
我和松也君超久沒見面,講了好多話,但好像怎麼樣也聊不夠😅
轉播可以回放喔,請上網搜索《歌舞伎家話》☺

#尾上松也桑
#花總まり
#歌舞伎家話
#歌舞伎夜話特別篇
#aimer
#エメ

NEW「Love. for you 永遠に~」
youtube配信中→

CDCDファーストアルバム 「Especially For You」
購入はコチラ

本日翻譯:艾樂芬

這裡有一小段座談後的宣傳短片,看來女王大人這次聊得挺高興的XD

另外,小花在發了IG貼文後,只要有臣民來留言稱讚這次女王的衣服好看,都會有人在下面說謝謝;一看原來是這回《歌舞伎家話》裡負責打點花女王服裝的造型師戸野塚かおる小姐。或許是因為發現這點,小花在發文後又補上了這次衣服的品牌名稱關鍵字「aimer」。隔天造型師也在IG發文,宣傳這次的節目與介紹女王大人這身服裝。

根據造型師的說法,這件白色禮服的形式是「オールインワン」,也就是用一塊布把上下半身連在一起的連身式服裝。跟日文的「ワンピース」不同,「ワンピース」指的是連身裙裝,而「オールインワン」通常是做成褲裝的樣式。

「aimer」的官網請見這裡:https://www.aimer.jp/
女王大人這件褲裝也找到了,是葉子紋路的白色蕾絲連身褲裝「リーフ柄レースホワイトパンツドレス」:https://mgos.jp/shop/aimer/g/g0302-7-53400-1200-009/
特色是上半身略微過肩的白色葉紋蕾絲,感覺相當優雅;褲子的線條俐落而不失曲線美。這種帶點隨性的設計方便行動,很適合半正式的場合,跟女王的氣質也很搭。

回到這次70分鐘的談話內容,多半圍繞著《伊莉莎白》這齣戲;一來這是女王與尾上初次相遇的作品,二來也是幫10月份的再演宣傳。順帶一提,原本尾上會在2020年版的《伊莉莎白》中再次演出魯契尼一角,但後來就因為疫情取消演出了orz。

節目開始沒多久,尾上就透漏了一個「可能會讓花飯生氣」的煩惱:那就是在節目進行時,他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小花:很想叫「hanachan」(花ちゃん),因為之前在《伊莉莎白》排練場上,看見山崎育三郎或城田優等晚輩演員都這樣叫;但又覺得叫「hanachan」,對小花這樣一個音樂劇的「大御所」(日文「權威」之意)來說,有點太僭越。是不是改稱「hanasan」(花さん)比較好呢?小花就笑著說:沒關係啦,叫「hanasan」有點太拘泥,我會不習慣、而且大家都叫我hanachan,松也君你就這樣叫吧!但尾上不知道是否太緊張,有兩次都叫成「hanasan」;一次他自己趕緊糾正了自己;另一次則是講了之後馬上被小花提醒:「hanasan?」(一臉俏皮樣www)

既然主要話題是《伊莉莎白》,不免提到首演版,也就是女王大人首次演出的1996年雪組版。小花說對首演幾乎沒啥記憶了,因為當時太辛苦,每天都是處在「完蛋了!完蛋了!」的焦慮裡,也根本沒時間細想該怎麼做,只能拼命完成當下的目標。當然也不是說東寶版就不辛苦,但1996年首演時真的很手足無措。由於當時寶塚的Top娘役很少有大段的獨唱,但光是〈我屬於我自己〉這首歌就長達4分半;更不用說整體的歌唱分量也非常重。所以當時寶塚首次搬演像《伊莉莎白》這樣的劇碼,被視為是日本音樂劇史上劃時代的成就。觀眾在倍受衝擊之餘也注意到:原來寶塚也能演這樣的作品啊~

當尾上發現1996年雪組版原來就是日本《伊莉莎白》首演版的衝擊性事實後,不禁感嘆:「原來我眼前是日本音樂劇的傳奇(legend)啊!不好意思我還是不要叫你hanachan,改稱Hanafusamari sama(花總まり様)好了www。」(女王趕緊搖手:不要這樣啦~)然後小花說:「這個首演也是1996年的事情了呢」。沒想到尾上居然接著說:「喔~1996年啊~當時我11歲(註:尾上生於1985年)」,結果引來女王一陣「不要啊~」的慘叫www

由於歌舞伎跟寶塚一樣,都是由單一性別來演出,所以到外部演出時,不免會觸及跟異性演員相處的問題。小花回憶退團後第一次跟男性共演時,非常緊張,心裡一直吶喊:「哇~有男生啊~」。特別是遇到戀愛場面時,更是不知道該怎麼辦。尾上則是說自己第一次在外部演出遇到女演員,感覺很像回到學校:「啊,是女生耶~」這樣www。接著也提到,自己20多歲時一直在擔任「女形」(歌舞伎裡的女性角色),所以演到久違的男性角色時,總覺得不太適應。雖然私底下的舉止不會特別女性化,但一上台就覺得莫名地不好意思,不知道要如何詮釋男子氣概比較好。也因為如此,他很能同理男役在退團後要面臨的「轉性」困境。

小花說,當時首次演出東寶版的《伊莉莎白》,看到卡司裡居然出現歌舞伎演員,而且居然還是演魯契尼,覺得很有趣,想說:「啊~沒想到歌舞伎演員也可以唱音樂劇啊~」。尾上則說,自己一開始要踏入音樂劇領域時,就想演魯契尼這個角色;然而他首次接到《伊莉莎白》的選角邀約是魯道夫(爆)。雖然最後沒選上,但被小池老師記住了。後來小池老師去看尾上的另一齣表演時,就問他有無興趣來徵選隔年的東寶版音樂劇《羅密歐與茱麗葉》。尾上心想:如果選上了,不就離魯契尼更近一步了嗎?(小花笑)本來尾上覺得自己歌藝不差,但到了《羅茱》選角現場,發現大家都好會唱,整個嚇到www。不過尾上最終還是在2013年順利演出《羅茱》的Benvolio一角。

尾上第一次演《伊莉莎白》時,雖說是宿願得償,但在排練場上看到山崎這樣強勁的演員時,心裡還是覺得很慌;又看到小花在排練時閃閃發光,唱得又好,便覺得自己要完蛋了,只得拼命練習。小花也說當時尾上雖然看起來一副很愛開玩笑的樣子,但工作很認真,聲音清澈、演技也沒啥問題,還想說不愧是歌舞伎出身,感覺很厲害(尾上因此鬆了一口氣www)。後來2020年的《伊莉莎白》雖然沒演成,但兩人有參加排練。尾上說自己調整了很多地方,還被別人說怪怪的;小花則是覺得與2015年相比,感覺尾上魯契尼更熟成了,表演上更有餘裕,對角色的體悟也更深。尾上說:「應該是因為我已經變成歐吉桑,才會比較熟吧?」小花連忙表示:沒啦沒啦~www。

被問到演了四次東寶版《伊莉莎白》的心得,小花說每次都有不同課題要克服,心理層面也會挖掘得更深。一開始演的時候,因為東寶版比起寶塚版更接近原作,音樂表現也更難;感覺歌唱方面只要一個小地方沒處理好,就會被樂曲給吞噬,所以一直都戰戰兢兢地處理細節。但這樣拘泥在小事上的結果,就是沒辦法站穩腳跟去面對更基本的問題。所以小花在面對這次2022年的公演時,就決定換個角度,不再去執著於細節的處理,而是順著作品的節奏,在不勉強自己、保持好心情的狀態下,去做更多自由的嘗試。尾上聽到這裡便說:「這樣大家可以看到新的伊莉莎白囉~」(感覺好讓人期待呀,可是海外飯不知道看不看得到orz)

尾上也問,如果小花可以選擇《伊莉莎白》的其他角色,會想選哪個,小花說應該是魯道夫吧,還補充了一句:「不是小魯道夫喔~www」尾上立刻表示想看,並強調就算是演小魯道夫也沒問題,接著立刻跟小池老師喊話,要老師給小花一個機會www。(幹得好!)

至於《伊莉莎白》以外印象最深刻的演出,小花說應該還是《Lady Bess》吧,因為是退團後第一次演大劇的主角,受到很多衝擊。特別是歌唱方面,被作曲家Sylvester Levay指點了不少,一直被念:「不是這樣喔~」到開演前都還哭兮兮地,覺得自己做不到。所以看到初日當天Levay桑在帝劇二樓第一排的位置上鼓掌,連聲大喊:「Bravo!Bravo!」時,格外覺得高興和感動,也鬆了一口氣。

小花記得排練《Lady Bess》時,才唱第一句,Levay桑就一直搖頭,嘴裡叨唸著:「Takarazuka!Takarazuka!」害大家一直猜測:這到底是啥意思?是說還拋不下寶塚的唱法嗎?小花也覺得很懊惱,一開口就被念,都快唱不下去了。尾上這時很驚訝地表示:「原來Levay桑會做這種事喔~」然後事過境遷(喂)的女王大人就特別用氣音說:「沒錯~就是會這樣~」(女王大人真的很皮耶www)。不過小花也說,大概因為參與過日本版《伊莉莎白》的首演,Levay桑很疼愛自己,相對來說要求也高。排練《Lady Bess》時真的很辛苦,不過後來的演出就輕鬆多了。

小花還提到,自己習慣背劇本要出聲念,唱歌也要看樂譜才能唱,所以很羨慕像尾上這種用聽的就能記熟歌曲,默念就能背台詞的功夫。但尾上說那是因為自己不會看譜,只好這樣做,還被人家提醒要多用功orz。小花說之前曾有過因為喉嚨壞掉而無法出聲的時候(註:可能是指聲帶出血的那次,詳情請見這裡),當時剛好又是面對台詞量十足的劇本,只得用默念的方式去背。不過也有人建議小花:以念出聲的方式去記台詞,可能會過分依賴聲音的表現,不如用默念比較好,但小花覺得用默念的方式記台詞,會很花時間。

小花也提到,因為自己的喉嚨不是那麼強健,在練唱時,如果像尾上這樣邊聽邊唱,喉嚨就會痛。喉嚨的狀況一旦不太好,自己會很懊惱。尾上說這可理解,因為他自己也不是喉嚨很強的人(小花意外貌:我以為演歌舞伎的不都喉嚨很強嗎?但尾上說自己並沒有orz)。尾上也提到,第一次演《伊莉莎白》時,如果早上起床覺得喉嚨怪怪的,就會提心吊膽,覺得可能唱不出來(此時小花一連聲表示:我懂!我懂!)有時太緊張,尾上還會在演出前打電話去問:「抱歉今天喉嚨狀況好像不太妙,可以臨時休演嗎?」結果當然是不行(爆)。尾上很擔心自己的聲音出不來,無法像平常那樣表現,但對方一直安慰他「沒問題啦、沒問題啦」,最後還是硬著頭皮上場了。雖然演出還算順利,但當下實在有夠不安(此時女王在一旁很有同感的樣子orz)。小花也提到,在後台做發聲練習時,因為可以很清楚聽到別人練唱的聲音,一旦喉嚨有狀況,真的是想隱藏也難。她自己的作法是:如果當天覺得喉嚨不對勁,會先盡量不講話,然後趕快服藥控制狀況。

另外小花還說,因為自己一直以來都是演音樂劇居多,最近幾年演了一些舞台劇後,覺得好像看到新世界。尾上這時發問:演舞台劇的話,會不會因為沒有唱歌的部分而感到不安呢?小花說完全不會啊~要唱歌才會不安www。只說台詞的話可以嘗試很多種講法,每天都可以換不同的方式表現,非常有趣;但演音樂劇時,就算想換個唱法,也需要一定的技巧,執行上比較困難。所以演舞台劇時感覺更自由,心情也更輕鬆。尾上這時不禁吐槽:「Hanachan講到舞台劇時,就突然變得很活潑呢!www」

像小花這麼厲害的演員,也會在舞台上出狀況嗎?小花說,自己在演戲時很少發生什麼嚴重意外,雖然也有說錯台詞或跌倒的時候,但會設法掩飾過去。比較印象深刻的是某次在排練《伊莉莎白》的魯道夫喪禮場景,唱追悼兒子的歌時,因為太投入,沒發現自己已經走音了。當時現場有外國的工作人員來看,所以感覺有點糗。尾上則提到之前演戲時,跟他對戲的演員不小心忘詞,自己只好想辦法圓場,結果看起來好像自己講錯台詞一樣,心情很是複雜orz。

被問到休假都在做什麼,小花說多半是用來準備之後的表演。如果有短短的兩三天間隔(譬如尚未收到下一齣戲的劇本)時,雖然會想休息,但心情上無法輕鬆以待orz。如果真的有時間,也沒後顧之憂的話,會很想南國旅行,特別是去海邊玩;不一定要海外,日本國內也可以。(海外飯:女王大人,不來嗎~~)(爆)尾上問小花喜不喜歡做日光浴,小花說蠻喜歡的,這時尾上就說:「好想看到曬超黑的hanachan喔www。」小花說在寶塚時因為演出要求,不太能曬太陽,退團後就覺得:曬黑一點也沒關係了吧~結果後來曬太多,有點後悔www。不過小花也提到,曬太陽時心情很好,想說終於不用一直把皮膚遮起來了~有種解放的感覺。

尾上問:如果有來世,會想從事什麼演員之外的行業呢?小花說小時候是有過新娘夢,但因為現在也沒啥機會了(爆),所以如果有來世,會想做一些沒啥壓力的工作www,或是不用面對人群、拋頭露面的工作。不過她稍後也承認,這世上沒有輕鬆的工作啦orz

那麼,平常小花是如何克服心理上的難關呢?小花說,除了一些療癒自己的方式,有時會俯仰宇宙,一想到人類的存在是如此渺小,就覺得眼前的問題算不了什麼。有時也會給自己打氣,說服自己只要克服這一關,一定可以得到一些收穫。

最後問兩人有什麼嗜好,尾上說之前因為疫情休演時,迷上了蠟燭,覺得點起來很漂亮,結果卯起來研究,後來不僅蒐集了一堆蠟燭,還成為日本蠟燭協會的理事(真是有志者事竟成)(喂)
【註:查詢日本蠟燭協會的網頁,可以看到尾上的名字。】

小花說自己比較偏愛有香味的蠟燭,也喜歡點香氛。不過平常最常做的就是體能鍛鍊聲音訓練還有皮拉提斯。雖說這些都是為了之後的表演做準備,嚴格說來算不上嗜好,但每天都會運動一下,久而久之就成了習慣,也喜歡這樣做。家裡一直擺著瑜珈墊,只要坐太久,就會在瑜珈墊上伸展肢體。雖說小花喜歡運動,但跑步那些都不太在行,比較常做的都是些基本健身動作,而非有氧運動。當初會考寶塚,主要是因為媽媽喜歡觀劇,但進了音樂學校後,發現可以上一堆舞蹈課來活動身體,就覺得很有趣,日子也因此過得很充實。透過運動,看到身體逐漸改變,整個人也會安心起來。(註:花女王這番發言,不禁讓人想到另一位寶塚OG天海祐希的名言:「比起婚姻,健身更重要!肌肉可以拯救你的人生!男人會背叛你,但肌肉可不會唷!wwwwww」)










「小花Blog」2022-06-28 歌舞伎夜話特別篇

Mari’s Life

這星期的7月2號晚上7點有現場直播!
我將在節目《歌舞伎夜話特別編》開播2周年的特別企畫裡擔任演出嘉賓!
要跟好久不見的松也君對談,好期待。
要聊些什麼呢☺

#尾上松也桑
#歌舞伎夜話
#但好熱😵💦

NEW「Love. for you 永遠に~」
youtube配信中→

CDCDファーストアルバム 「Especially For You」
購入はコチラ

本日翻譯:艾樂芬

先說明一下,女王要上的這個節目名稱應該是「歌舞伎家話」,但為何又會寫成「歌舞伎夜話」呢?在日文中,「夜話」(やわ)指的是夜間的談話,也有輕鬆閒聊之意。至於「家話」一詞看起來是節目單位自創,但日文發音等同「夜話」,或許在汲取「夜話」的原意之餘(畢竟就是晚上的閒聊嘛ww),也有一點「專家之談」的意味吧XD(一位是歌舞伎名家,一位是音樂劇名家,這樣講也沒錯啊~)

《歌舞伎家話》號稱是日本歌舞伎史上第一個線上談話性節目,於2020年5月開始舉辦,找來歌舞伎演員與知名演藝人員對談,頗受好評。最近適逢該節目成立2週年,特別推出慶祝企畫。特集第一回邀請的,是2年前演出《歌舞伎家話》第一集的松本幸四郎,搭配寶塚OG天海祐希;而第二集則是找來同為《家話》第一集的演出者尾上松也,搭配小花作為特別來賓。

小花跟尾上的合作,始於2015年東寶版的《伊莉莎白》;當時尾上演的是魯契尼。到了2018年,小花又出席尾上主持的電視節目「尾上松也の謎解き歴史ミステリー」(尾上松也解開歷史謎團),也算有熟XD。

對於這次小花上節目,松也表示,之前自己演《伊莉莎白》時深受小花照顧,這次希望能以舞台人的身分,來談談平常沒談過的話題。

以下是節目資訊:
🎉歌舞伎夜話特別編 「歌舞伎家話 第十六回」🎉

🎊演出者:尾上松也花總まり

🎊配信時間:2022/7/2(六)日本時間19:00起,為時約70分鐘
【之後可收看回放,至7/8(五)日本時間23:59為止

🎊配信平台:
Eplushttps://eplus.jp/sf/detail/3285590019?P59=1
樂天TVhttps://live.tv.rakuten.co.jp/content/422187/
(海外飯建議用樂天

🎊售票時間:即日起~7/8(五)日本時間20:00

🎊票價:2,000円(含稅)

雖然不比朗讀劇有英文字幕,但趁日幣便宜,買來看看女王最近的身影也好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