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小花Blog」2022-04-26 《BIOME》製作發表


Mari’s Life

今天舉行了《BIOME》的製作發表會。
編劇、導演以及演員們齊聚一堂,有種要開始了的感覺。
應該會是大家前所未見的戲劇作品……

我會努力的。

#BIOME
#中村勘九郎桑
#麻実れい桑
#野添義弘桑
#成河桑
#古川雄大桑
#安藤聖桑
#花總まり
#一人分飾二角
#6/8〜6/12
#不是普通的朗讀劇
#奇觀式朗讀劇

NEW「Love. for you 永遠に~」
youtube配信中→

CDCDファーストアルバム 「Especially For You」
購入はコチラ

本日翻譯:艾樂芬

女王特地4月26日舉行了朗讀劇《バイオーム》(Biome)的製作發表會。除了演員外,導演一色隆司與編劇上田久美子老師也都一起出席。

至於每個角色的詳細設定也出爐了:

路易/凱:中村勘九郎飾
路易是8歲的男孩,是政治世家的獨生子。
凱是8歲的女孩,是路易家老女僕吹(Fuki)的孫女。
*中村是唯一沒有演到植物角色的演員。

怜子/黑松的芽:花總まり飾
小花演的怜子是路易的母親。
怜子來自一個精神狀況不穩的家族,藉由花療(flower therapy,意指以花香、花色、花形等花本身所釋放出的「氣」來治療身心不適的新興療法)來逃避現實。

巴(Tomoe)/龍膽:安藤聖飾
巴是怜子十分崇拜的花療師。

吹(Fuki)/樹齡將近200年的黑松:麻実れい飾
吹是代代侍奉路易一族的老女僕,好像隱藏著什麼秘密,散發著詭異的氣氛。

野口/單瓣的英國玫瑰:古川雄大飾
野添是吹的獨生子,繼承了父親的園丁工作。
*英國玫瑰顧名思義是由英國園藝家培育的玫瑰,有優雅的花型與香味,而且四季都能開花。

學/年輕的巨大紅杉:成河飾
學是前任官僚,也是路易家的入贅女婿,就是路易他爸啦XD。

克人/黑松的盆栽:野添義弘飾
克人是路易一族的大家長,也是退休的部長級內閣成員,性格老奸巨滑,在背後支持著學。

劇組發言如下:
上田久美子
這次是我首次撰寫寶塚以外的劇本。接下這委託時,說是題目寫什麼都可以,所以我就依據自己所體悟到的社會與世界,以即興的方式寫個一回試試看。
這次的故事是關於植物的世界與人類的世界,是有點不可思議的作品。說好聽一點是不可思議,說難聽一點就是蠻奇怪的(笑)。雖然我曾被問到「這樣的劇本真的可以拿給大家演嗎?」但我覺得能演出來實在太好了(笑)。即便風格感覺挺大膽,不過透過這次挑戰的機會,我期待能完成很棒的作品。

一色隆司
從上田老師那邊拿到這個很不得了的劇本,看了之後,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……從其中各式各樣的故事裡,可以感受到深度的內涵與相當的規模;人物塑造很立體,劇情又很有戲,還有大地與自然、地球等壯闊的主題。這次聚集了很棒的卡司,讓我覺得興奮不已。心中充滿了期待與高亢的感覺,希望可以齊心向前,把作品呈現給大家。

中村勘九郎
上田老師的劇本與一色桑的導演,再加上非常豪華的卡司,能參與這次的演出,真的很幸福也很期待。只讀劇本的我,對於這次作品完成後會是什麼樣子,可謂毫無頭緒;但這樣也有這樣的樂趣,希望能在排練後呈現給大家好的作品。

花總まり
這次對我來說感覺是全新的舞台挑戰,覺得非常興奮之餘,也有點緊張。我會盡其所能努力的。

古川雄大
這次有機會能參加「奇觀式朗讀劇」(スペクタクルリーディング)這種新的挑戰,真的很幸福。而且能跟上田老師、一色桑這樣的編導,以及其他很棒的卡司一起合作,真心覺得沒有比這更刺激的機會了。很期待這次的作品。

野添義弘(這位演員經常在日劇演鄰家阿北,大家看到他的臉應該會有印象XD):
實在不知道這次會是什麼樣的作品,恐怕真的會成為動搖五感、前所未見的舞台作品,我自己也是相當期待。能跟現場的各位一起合作,真的很幸福。請大家到時務必到劇場來看戲,一同體驗前所未見的舞台。

安藤聖:(這位女演員主要活躍在小劇場,但也演過不少電影與日劇的配角)
跟如此豪華的卡司合作,感到十分光榮。

成河
大家都會想:「奇觀式朗讀劇」是啥?沒人知道這是什麼(笑)。上田老師的劇本描寫人的互動十分栩栩如生,又很有現代感,雖說劇中角色都是加害者,但也多少都是受害者,真的是讓人讀了覺得辛辣刺痛的作品……然後我還在想到底什麼是奇觀式朗讀劇(笑)。

麻実れい:
我演的是一邊抵抗環境一邊生存,可以說是藏著秘密的女僕Fuki,跟黑松這兩個角色。兩個都是頭一次演的類型,會努力演好的。我很期待跟大家一起合作,而且雖說完全不知道這作品會發展成什麼樣子,但我覺得聚集了如此優秀的成員,醞釀出無限壯大的各種想法,應該可以打造出很好的作品,敬請期待。

然後是QA時間:
Q:這部戲跟一般的朗讀劇不同,請問是哪些地方不一樣?
一色:大家對朗讀劇的印象,多半是打開劇本,唸給大家聽,或是媽媽念故事給小孩聽;但這次的劇本不止於此:打開劇本,書中的世界會慢慢在眼前擴展開來;甚至書還可能會飛出去;而當你察覺到的時候,自己已經進入書中的世界裡了。

這部作品的世界觀就是這個樣子,所以說難道不會變成「奇觀」(spectacle)嗎。前來觀賞的各位應該也會覺得,自己能直接化身為角色,或是變成樹木,或是一下就變成身處天空之上的什麼,俯視這個世界,可以感受到劇場的氛圍會變得與一開始截然不同。

更進一步說,可以想成自己在地球和宇宙裡,只是有如原子般的構成要素之一。我想把這齣戲打造成洋溢著某種漂浮感的作品。把這齣戲搬到舞台上執行之際,一定會讓大家在走出劇場後,能感受到跟之前的朗讀劇不同、前所未有的思緒在內心駐足。這就是「奇觀式朗讀劇」命名的重點。
【另外,一色還指著發表會會場位於演員身後的塑膠垂簾說,這個垂簾在演出現場也能看到,預計到時這垂簾會有重要的作用。】

Q:(問上田老師)聽起來這齣戲既描繪了濃厚的人際關係,也有奇幻與驚悚的要素,還有讓人目不轉睛的情節展開,您自己覺得哪邊是最大的賣點,或是有什麼想跟觀眾說的話嗎?
上田要回答這個有點困難……我不想讓這齣戲被歸類成是描寫人際互動的劇碼,或是一般的通俗劇。當然我不是一開始就打算這樣做(意指不想被現有的劇種框架束縛),但寫著寫著就變成這樣了。

我反而希望觀眾來看戲的時候,能配合「奇觀式朗讀劇」這種新的舞台形式;我在創作時,雖說是寫故事,但也希望觀眾能抱持著「不知道這是什麼」的心情來觀賞呢。

至於讓演員分飾人類和植物兩種角色這點,我很久以前就想寫跟植物世界有關的作品了。植物感覺好像沒有清楚的自我意識,但植物與植物之間又有某種程度的共通意識,會察覺到當下發生的狀況,是這樣的存在。於是有人跟我說,這樣的話要不要多寫一些舞台指示比較好呢?但朗讀劇有太多舞台指示的話,又會顯得太直白,所以我就讓植物擔起舞台指示的工作,從這樣剛好的地方開始下筆寫作。

Q:(問上田老師)這是您頭一次將自己寫的劇本交給他人執導。關於這點您的感想是?
上田是,我覺得很興奮。一色桑會跟我說「要不要這樣做」或是「這裡是這個意思吧?」透過這樣的方式,可以讓自己所想的世界再加上別人的世界觀而拓展開來。這樣的體驗至今還沒有過,所以我很期待。
一色:我會努力的(笑)。

Q:每位演員都是一人分飾兩角,就是人類與植物兩種。關於自己演的角色有什麼特點,還有為了一次飾演兩個角色,現在大家關於演技這方面有什麼樣的規畫呢?
勘九郎我演的是路易跟凱這兩個人類。是說我也想演植物的角色啊(笑)。讀了劇本覺得很期待,而且路易跟凱分別是8歲的男孩與女孩,由40歲的我來詮釋,究竟會變得如何,實在有點不安。希望能把忘懷已久的純粹之心在正式開演前找回來。

Q:(問勘九郎)如果讓您演植物,會想演什麼呢?
勘九郎黑松還是比較帥氣啊。感覺很有威嚴又威風凜凜,因為大家都是從大樹那邊獲取養分,這點蠻有趣的,感覺大樹很像一切的原點,真的很帥氣耶。

花總我演的是路易的母親怜子,還有黑松的新芽。關於我的角色有何可看之處,根據劇本要用什麼樣的感覺來塑造角色,實際上我都還沒問個清楚,劇本也只讀了一兩次,所以現在只根據這樣的靈感的話,實在無法說個清楚。【猜測女王大人的言下之意是:我劇本都還沒看熟,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這題啦!)(被揍)】
當然我也是頭一次同時飾演人類與植物兩種角色。演了怜子又演黑松的新芽,這兩者之間的關係我覺得一定很重要。之後我會一邊跟編導討論,一邊與傑出的演員們互動,藉此好好把握自己在作品中可以做到的事,來塑造這些角色。現在就是先淡然處之。

麻実:我家附近剛好有生態教育園區,是以前武士家族宅邸的庭園。那裡有顆樹齡200年的松樹,之前倒下來了。當時剛好有記載,然後從松果中冒出新芽,現在正在成長,我從記載中讀到這點時,覺得很感動。
我很喜歡大自然,現在也是飾演在被種下來的地方,淡然又堂堂地擴展樹根而生長的黑松,以及與此形成對照的女僕Fuki。真的說起來,植物這邊感覺很穩重,Fuki則帶有緊張感;我是想這樣去詮釋的。兩者都是很棒的角色,特別是植物的世界有其可愛與充滿趣味的地方;而Fuki雖然有點不為人知的隱情,我也會努力將此表現出來。

古川:我演的是園丁野口跟英國玫瑰這兩個角色。野口是女僕Fuki的兒子,繼承了歷代相承的園丁工作,相較而言是個充滿謎團的人。他也有內心的糾葛,我覺得是這個故事裡的關鍵人物。
然後關於英國玫瑰這點,嗯,我從編導那邊獲得「要用貴婦人的口吻來演」這樣的提示。我會努力練習的(笑)。為了演好這個角色,我會參考很多資料,把學習成果展現給大家看(眾笑)。
【想看古川怎麼學貴婦口吻並一再讓女王噗哧的樣子,可以看這裡。】

成河:我演的是學這個入贅的女婿跟紅杉。學跟勘九郎演的路易是父子,跟花總桑演的是夫妻關係,是個不好演的角色(笑)。簡而言之,學這個入贅女婿是政治家族的核心人物,雖然沒有優良的血統,但有優秀的資質,又很努力。為了入贅到這個政治世家,學應該背負了不少壓力與內心糾葛,是個很鮮活的人物。夫妻關係也很有看頭,感覺不管從哪裡下手都可以。
我對紅杉這種樹不太了解,但應該是西洋品種的樹吧。在政治世家的庭院裡種植也不奇怪,不過這個庭院首先值得一提的是巨大的黑松。黑松被視為一種威嚴的象徵,也培育了不少樹木。這個庭院裡混雜著日本古時候就有的植物,以及西洋來的植物,因此變得很難理解……我覺得這對這齣戲而言是一個很重要的主題。這樣看來,身為植物所守護的是什麼、會看到什麼等等,思考這些事情是蠻有趣的。

野添:我演的是政治世家的大家長克人跟黑松的盆栽。克人這角色乍看之下很嚴厲又很冷酷,但其實並非如此;希望可以表現出這一點。
至於黑松的盆栽,就像劇本所寫的,感覺是有點愉快的平民歐吉桑。這樣看來,我演的人類角色與植物角色有很明顯的對照:一邊是講感覺的,另一邊則是講理論的,我想凸顯這樣的差異。

安藤:我演的是巴這個舉止怪異的花療師,還有龍膽。巴在介紹裡寫的是舉止怪異的花療師,但劇本讀下來,我會覺得這角色在故事裡是作風最平民、最腳踏實地的,也比任何人都了解幸福是什麼。我本人在現實生活中是雙胞胎的母親(註:安藤於2016年嫁給劇作家河原雅彦,隔年生下一對同卵雙胞胎女兒),但跟巴這角色一樣——喔對了,巴在劇中是單親媽媽,但我跟日常生活裡抱持著跟巴一樣的情感,所以我希望可以把這點表現出來。
關於龍膽嘛,由於我從來沒演過植物,為了塑造這個角色,就去查詢龍膽的花語,發現也有「正義」這個詞。我覺得正義是巴跟龍膽共通的特質,所以會把這個當成兩個角色的共通點。

Q:讀過劇本後的第一印象是?
勘九郎就跟成河桑之前說的一樣,真的是讀了覺得辛辣刺痛的作品。是說現在這個世道,會把簡單易懂的作品當成是好的作品;不過這次的戲就像對這個概念的當頭棒喝一般。雖說提到植物啦、大地啦、地球啦,好像感覺很難,但故事完全沒有說教感,是讓人看了會很有心得、很有fu的作品。

花總:這次的戲台詞非常多,我覺得已經不是單純的朗讀劇,而是很厲害的舞台劇。而且在劇中,人類和植物的世界以很恐怖的程度交疊在一起,我覺得有種前所未見的趣味。

麻実:一開始看到劇本時,覺得「喔,這有難到喔,」但反覆看了好幾遍,就覺得這劇本很有嚼勁,反而很有趣,會很期待作品之後的樣貌,是很棒的劇本。
順帶一提,我也看過勘九郎桑演過歌舞伎之外的作品,印象最深的是他穿著紅色的和服演歌劇。跟這樣的勘九郎桑一起近距離演戲,真的很期待呢。

古川:打個比方來說,這就好像以為眼前是一座旋轉木馬,坐上去才發現是雲霄飛車(爆),去了很多地方。搭完下來之後,覺得內心都揪在一起了,然後還想再搭一次,就是這樣的劇本。
【古川講完後還問大家:這樣講大家有聽懂嗎?www】

成河:真的是一記朝向日本,或可以說是朝向戰後日本社會的直球,我既感受到一種憤怒的情緒,也感受到類似希望的東西。這並非只是耽溺在個人的奇幻想像裡,而是上田桑以視線貫穿了社會全體,用這樣的巨大核心下筆叩問而寫成的感覺。這種能量真是非同小可,而我覺得這樣的劇作家真的很棒。

野添:我一開始讀的感想是:這要怎樣演?(笑)真的是想像不到的世界。用影像或許可以表達,但舞台要怎麼演呢?真的會有這樣的心情。
大概在大家的印象裡,會覺得這是一個很難理解、非常難懂、不好好看就無法了解的作品;但實際去看的話,會漸漸被吸引到劇中的事情裡,進而覺得這作品其實不難懂。就像在座的各位所說的,這齣戲可以讓人看了很有心得,我覺得這是很值得期待的作品。

安藤:我打開劇本開始讀的時候,覺得這簡直就像在看繪本一樣;讀著讀著就有種:「喔喔,仇恨的劇碼開始了~」「接下來是奇幻的部分」、「然後是悲劇嗎」這樣的感覺。這劇本充滿了很多元的要素,讀起來真的很享受,我會努力演的。

Q:想問勘九郎桑,從事歌舞伎之外的工作,有什麼樣的樂趣,或是要注意的事情?
勘九郎應該還是「人與人的相遇」這件事吧。歌舞伎的世界是個小團體,跟現在這種跟一堆新認識的人一起打造一個作品很不一樣。歌舞伎的排練時間也很短,大概只有4、5天(註:由於歌舞伎都是以上演了無數次的傳統劇碼居多,所以排練時只是簡單把重點帶過一遍,新人的話就要自己抓緊時間趕快學起來)。這次雖然排練時間也不長,但我想還是可以跟大家好好討論,一起打造好的作品,這是我的期待。

PS. 勘九郎被問到對其他演員的印象時,他說自己是很怕生的個性,但稍微聊過天就可以迅速進入狀況。結果隨後就被女王吐槽:我每次去看勘九郎演戲,他都是活力十足,講著爆炸多的台詞這樣;所以今天他說自己很怕生,這怎麼跟我的印象裡好像不太一樣捏~wwww
【女王的吐槽影片請見這裡(從1:56開始)】

然後勘九郎又提到有演員跟他說:「欸,差不多該把台詞背起來了吧?」讓他感受到演員間一來一往的拉鋸:「看起來這次排練會很愉快呢(笑)」。被問到是誰給他這麼大的壓力時,勘九郎馬上回答:「就是成河啦!還有野添也是壞人www」

勘九郎也提到,這次能跟寶塚OG同台演出真的很高興,因為歌舞伎演員都是男的。最好笑的是,當勘九郎被問到偶爾跟女演員一起演出覺得如何時,他馬上表示:「當然很棒啊!這不是一定的嗎?」(成河在後面笑翻天www)接著又說:「只有男生的世界真的很臭啊!都是些歐吉桑不是嗎wwww所以說這次能跟女演員合作,也是我很期待的一點。」
【相關影片請見這裡


最後整理這次記者會相關報導如下:

上田久美子が描く植物と人間の世界…中村勘九郎「純粋な心を思い出しながら演じたい」(ステージナタリー)

中村勘九郎主演! 花總まり、古川雄大、成河、麻実れいら豪華出演者によるスペクタクルリーディング『バイオーム』制作発表レポート(SPICE)

中村勘九郎主演の“五感を揺さぶる朗読劇”『バイオーム』製作発表にキャスト集結! 脚本の上田久美子、演出の一色隆司も意気込み語る(ぴあ)

スペクタクルリーディング『バイオーム』はヒリヒリするような非常に生々しい人間ドラマでジェットコースター?!(Astage)

スペクタクルリーディング『バイオーム』制作発表会見!中村勘九郎「見やすいものが良しとされている世の中にパンチを」(エンタステージ)

中村勘九郎主演、花總まり、古川雄大ら出演。スペクタクルリーディング『バイオーム』制作発表会見レポート!(THEATER GIRL)

中村勘九郎,花總まり,古川雄大etc.出演 上田久美子・作,演出・一色隆司 スペクタクルリーディング『バイオーム』制作発表会(シアターテイメントNEWS)

“40歳”中村勘九郎、朗読劇で演じるのは8歳男児&女児の2役「純粋な心を取り戻したい」(ENCOUNT)

中村勘九郎 「人見知りが激しいタイプ」と告白 主演の朗読劇で一人二役に挑戦(日テレNEWS)

中村勘九郎、主演朗読劇に「ヒリヒリする、パンチ与える作品」脚本は3月宝塚退団の上田久美子氏(日刊スポーツ)

中村勘九郎、朗読劇で8歳児と女の子の2役「置き忘れた純粋な心を本番までに取り戻して」(日刊スポーツ)

勘九郎、朗読劇「バイオーム」で宝塚のレジェンドと共演 「人見知りですが楽しみ、ワクワク」テンション全開(スポーツ報知)

中村勘九郎、8歳役に挑戦も「40才の私は不安しかない」 上田久美子、宝塚退団後初の書き下ろし戯曲が朗読劇に(エンタメOVO)

勘九郎「遠い昔に置き忘れてきた純粋な心、本番までに取り戻したい」朗読劇「バイオ-ム」会見(中日スポーツ)

中村勘九郎 元タカラジェンヌとの共演に「そりゃ楽しい」「男だけってクサいから」(デイリースポーツ)

中村勘九郎ら演じる不思議な世界へ 上田久美子書き下ろし朗読劇(朝日新聞)

以下是發表會影片片段
【動画】古川雄大のイングリッシュローズは「マダム風に」、『バイオーム』制作発表(アイデアニュース)

中村勘九郎、40歳にして8歳役に挑戦「不安しかない」、本当は“植物役“やりたかった スペクタクルリーディング『バイオーム』制作発表会見(マイナビニュース)

中村勘九郎、“観やすいもの”が良しとされている「つまらない世の中」、パンチ与える作品に意気込み スペクタクルリーディング『バイオーム』制作発表会見(マイナビニュース)

古川雄大、“マダム風な口調”を練習「参考資料を見て…」、独特な表現で脚本の感想述べ演出・一色隆司拍手 スペクタクルリーディング『バイオーム』制作発表会見(マイナビニュース)

中村勘九郎、男だらけの歌舞伎、“におい”に嘆き⁉︎女性との共演にハイテンション「楽しい!」 スペクタクルリーディング『バイオーム』制作発表会見(マイナビニュース)

【中村勘九郎】元宝塚俳優との共演を喜ぶ『歌舞伎は男ばかり、オジサンばかりで臭いですから』(TBS芸能エンタメ情報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